【國設米英|日常向|授權翻譯】A is For [1-3]

原作者:RobinRocks

原作:點我


大綱:阿爾弗。亞瑟昨晚肯定是這樣叫他的,因此阿爾弗雷德開始了一場讓他再說一次的大行動。


【——目錄——】


1. The:[Alfie] / [Artie] / [Albion]


【Chapter 1: The】


【阿爾比恩 [Albion]】



亞瑟一直以來總是很討厭將事物的名稱縮短為暱稱或首字母縮寫或……到底他是怎樣叫那些東西的啊?花椰菜【譯註1】什麼的?不是,肯定不對……好吧,阿爾弗雷德並不記得那個冗長浮誇的詞,但他的確記得亞瑟一直以來對縮寫那類東西的態度都是怪怪的。

【譯註1:花椰菜[cauliflower]跟口語詞[colloquialism]在英文發音裡第一個音節近似,所以阿爾弗雷德在回想亞瑟那句話時,才會即時聯想到花椰菜。】



舉個例子,是「威廉‧莎士比亞」,而非「比爾」或「老莎士」;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而非「一/戰[WWI]和二/戰[WWII]」;而他的官方名字——拜託你了——事實上是「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而非「英/國[UK]」(然而,不巧地,阿爾弗雷德就是個懶惰鬼,簽署文件時總是簡單地用「美/國[USA]」而非「美/利/堅/合/眾/國」;亞瑟當然說得輕鬆,畢竟本人在官方層面上就有多達六個名字和國號可供選擇,幾乎字母表上每一個字母都有一個相應的名字——阿爾比恩[Albion]、不列顛尼亞[Britannia],還有,雖然他並不是很確定亞瑟是否有一個以「C」為首的名字,但他曾經聽過法蘭西斯叫他「徹頭徹尾的混蛋【譯註2】」……)。

【譯註2:原文complete c/u/n/t,c/u/n/t在英語世界裡算是非常粗俗的字眼,意指女人的生/殖/器。用在罵人的時候,最地道的翻譯大概是「你個傻X」或者「你個臭/婊/子」這樣吧。】



重點是亞瑟不喜歡縮短的暱稱,所以跟他打交道的時候,要是你選擇用「亞瑟」、「英/格/蘭」或者「聯/合/王/國」來稱呼他,是不會出問題的。聽到「英/國」時,他會有眼角抽動的傾向;聽到「亞蒂」時,他就會沉下臉;還有一次,阿爾弗雷德待在一旁聽完亞瑟和菊的完整對話後——事實上,大部分內容都與每年那一段時期的茶和蝴蝶有關——嘗試叫他「英吉[Iggy]」,結果他竭盡全力地一拳往他臉上打去。那都已經是大戰開始前的好一段時間,好幾年前的事了,但阿爾弗雷德直到今天還能感受到當年差點把他顴骨打碎的那一拳。



因此,理所當然地,亞瑟也不會縮短的暱稱。他從不喊馬修「馬蒂」,他從不喊基爾伯特「基爾」,他也從不喊阿爾弗雷德「阿爾弗」。



話雖如此,他昨晚可是這樣叫了——還是說那只是阿爾弗雷德的妄想?畢竟那一聲實在是太輕了,又太上氣不接下氣,而且阿爾弗雷德當時也不真的那麼頭腦清醒——仔細想想,他當時簡直是完全不清醒。也許亞瑟只是在嘗試說「阿爾弗雷德」,不過他實在太喘不過氣來,以致沒法完整地發出最後一個音節,令那個名字聽起來像是「阿爾弗雷德」。



阿爾弗雷德嘆了口氣。這很蠢,但……他希望自己沒有聽錯,他希望這不是一個錯誤,他希望亞瑟是真的有意識地喊他「阿爾弗」。這不是什麼天大的事,真的,但阿爾弗雷德一直認為將某個人的名字縮短來喊意味着你熟悉他們,是一種彰顯友誼和親密的方式,意味着你跟他們相處時是多麼徹底的自在,以致不再需要那一道名為禮節的高牆,他們在你面前也無需以全名來界定自己,因為——真的——他們就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而你也是他們生命中的一部分。這就是阿爾弗雷德明知道亞瑟不喜歡,但還是一直嘗試喊他「亞蒂」的原因——



也是他儘管明知道不可能,但還總是希望或許有一天亞瑟會放下心防,足夠自在地喊「阿爾弗」。甚至是「阿爾」,不過這可能就想得有點太多了。



當然,亞瑟才不理解這個「阿爾弗雷德‧F‧瓊斯思想學院的高等概念」,僅僅會發牢騷說自己已經有個名字,要是阿爾弗雷德願意這個名字的話就真的太好了——通常來到這個時候,阿爾弗雷德不是已經過於不耐煩,就是已經被其他東西分散了注意力,懶得再嘗試解釋給他聽。



然而……他還是想知道。他想知道他有沒有聽錯。



亞瑟睡到一半時已經遠離了他,阿爾弗雷德翻身仰臥,用手盲目地摸索,手指摸上他身側的曲線,感到他在睡夢中因被戳的感覺而煩燥地挪動。阿爾弗雷德張開眼,轉過身變成側躺,發現自己正與亞瑟面對面。亞瑟還在熟睡當中,他正皺着眉頭,粗粗的眉毛皺成一團,看似在擔心,或是在生氣。



典型的亞瑟,即使在睡夢中仍然易怒。他好像永遠都在皺眉,真是可惜;他的笑容——他真實的笑容——罕見,卻很可愛(雖然他一旦發現阿爾弗雷德在欣賞時,便會迅速地回復不悅的表情)。阿爾弗雷德記得在打勝那場仗的那天見過那個笑容——不是勝利時自滿自得的笑,不是乾巴巴的笑,不是諷刺時僵硬的假笑,而是他真正放下心頭大石的快樂微笑。即使之前花了那麼長時間握着冰冷的槍枝,他在美/國人掌中的手卻是溫暖的。



那場戰爭。他們自那場戰爭開始就在一起了——自1942年開始。當然,阿爾弗雷德一直都愛着他,只是並不像這樣,從沒有像這樣,從沒有像在這一場世界未曾見過的慘烈大戰之中這樣強烈、真誠、仰慕地愛着他。他以前只看過他打自私的戰爭,一場又一場用以擴充他那日不落帝國的戰爭,一場又一場尤關榮耀的戰爭,以捍衛他在其他地方——包括加/拿/大、中/國,甚至美/國——的主權。可是,於那一場戰爭裡,在被德/國鐵蹄狠狠踏平踩碎的歐/洲的殘骸之中,亞瑟毫無預警地以無私高尚的姿態站了起來,在法蘭西斯早已投降的情況下獨自對抗路德維希,甚至為了勝利,不惜犧牲自己的帝國。那些名號,那些輝煌的名號和歷史重擔,那些像是「阿爾比恩」和「不列顛尼亞」的顯赫名號,那時候彷彿於他而言並不值一提。當兩人在1942年並肩作戰時,阿爾弗雷德愛上了亞瑟‧柯克蘭,因為他那時候知道自己並非在看着一個帝國,並非在看着一個只有動力捍衛自己名號(不論他是想捍衛哪一個名號)的國家。



他是在看着一個戰士——若捍衛歐/洲的自由意味着他要付出自己的性命作為代價,他也已經準偏備好了犧牲自己,如同他身邊其他人一般。



那個正是現在正睡在他身邊的人。



阿爾弗雷德露出微笑。



「嘿,亞蒂。」他湊近,搖醒了亞瑟——或者起碼算是令他處於半清醒狀態。當他雙眼微微張開一條細縫,皺眉看着阿爾弗雷德時,阿爾弗雷德看到微弱的綠色光芒。



「走開啦,」亞瑟滿腹牢騷地說着,邊拉起被子蓋過自己的頭。「還有我的名字是亞瑟。」他頓了一下,其後又加上了這一句,隔着被子傳出來的聲線顯得含糊不清。



「好啦,好啦,我怎會不知道呢。」阿爾弗雷德歡快地附和。「只不過是想跟你說我要去洗個澡而已啦,寶貝兒。」



他聽見亞瑟在被子底下嫌惡地咕噥了一聲——很可能是因為他用了「寶貝兒」這個愛稱,比起「亞蒂」這個名字,亞瑟更討厭「寶貝兒」這個愛稱(雖然他應該更討厭『英吉[Iggy]』一點),並且衷心地將之歸咎於這個50年代。



「除非你想跟我一起洗?」阿爾弗雷德揶揄地建議,戳了他一下。



「我說走開。」亞瑟陰沉地低語。被子底下有些動靜,阿爾弗雷德猜亞瑟是想揮手拍打他。當然,他打不着,阿爾弗雷德等着他接下來的反應;可是亞瑟之後就靜了下來,也許是再次睡着了。



阿爾弗雷德聳聳肩,決定暫時放過他——要是他太睏的話,可是會被確切地惹惱的呢,那就不好玩了——然後在進浴室洗澡前順手拿了一條毛巾。雖然這是一件奇怪的事,但在起床時(也許是錯誤地)記起亞瑟前一晚做了一件完全不像他自己的事,還叫了自己「阿爾弗」之後,阿爾弗雷德突然極度有決心要令他再喊一次(或者永遠都這樣做)。當然,要是這件事確實有發生過的話,亞瑟毫無疑問會否認到底,還會暗地裡提高警覺,確保自己永遠都不會再喊一遍。



別,這件事需要多一點策略。阿爾弗雷德仰頭閉眼,一邊享受熱水沖刷臉部的感覺一邊思考。真要他說的話,他對這種事可在行了。1942年——那件事可需要策略了呢。在那一年開始前,他就已經發誓要讓亞瑟變成他的——而他最後確實成功了;當然啦,因為英雄總是勝利的一方嘛——不過那需要別在亞瑟面前表現得跟在其他人面前一樣那麼像個徹頭徹尾的混蛋(這可困難了,因為亞瑟自己時不時也會完美地表現出他混蛋的一面),令亞瑟慢慢適應接受他的示好(絕對不是調情),然後在他終於鼓起勇氣告白時不會令亞瑟即時覺得他在開玩笑。偶爾這件事會變得很困難——看起來阿爾弗雷德在「令亞瑟想掐死他」這事上有種無庸置疑的天分——但最後,這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亞瑟沒有指着他的臉大笑出聲,或是指控他在說謊,更重要的是他沒有拒絕他。十二年後,他在亞瑟的浴室裡用着他的東西。
結果。



因此……也許採用同一種策略會奏效呢。還在打仗的時候,根本沒有多少空間可以用禮物、外出吃飯以及手挽手漫步的方式來公然示愛——真的,在那種情況下,最好的方式就是別表現得像個混蛋。不過,他現在可以自由地用上面提過的東西來淹沒亞瑟——雖然他的表面上是個冷靜自制的人(譯註3),但他事實上卻是個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者——讓他除了「阿爾弗」外,再也沒辦法說出別的話來。

【譯註3:原文Stiff Upper Lip,字面解釋為僵硬的上唇,在英語世界引申為「不輕易表達內心感情,特別是在逆境或傷心時也能保持冷靜」之意。】



對,這就是毫無破綻的「讓他叫我阿爾弗計劃」。



贏得亞瑟毫無保留的愛。



【──────TBC──────】



【——原作者後記——】


好耶,第一章!!!!!!


希望你們喜歡這章啦。這篇文基本上就是關於阿爾弗雷德此後嘗試設局令亞瑟叫他「阿爾弗」的故事。鑑於他的「對手」比他聰明,我們可以預見這件事會有多順利。XD


我覺得在我早前另一篇文裡有提過,「阿爾比恩[Albion]」是英/格/蘭或不/列/顛一個很古老的名字——這裡說的可是比中世紀更早的古老哦,不過後來偶爾也有人這樣叫啦。


英吉[Iggy]——我完全理解為什麼一眾粉絲會如此稱呼英/國。那不單是Igirisu(日語「英/國」一詞的羅馬字)的縮寫,而且還很可愛(你懂的,這是在你記不起有Iggy Pop【譯註:一個美藉籍的歌手兼作曲人、製作人及演員,原名James Newell Osterberyg Jr.】這個人存在的情況下)。不過,除了《黑塔利亞》原作是日語的以外,坦白說我完、全、看、不、到、有、什、麼、理、由美/國會叫英/國「英吉」,而這個現象在同人圈裡特別流行,像是同人文之類的。即使是在現代背景的文裡,阿爾弗雷德有沉迷日語的傾向,我也不認為美/國捨棄他自己的語言(巧合地,這可是他和英/國的共同語言),反倒每兩句就叫英/國一次「英吉」(真的有那麼頻密)。再者,即使美/國在現代背景的同人文裡真的從日/本那學到「英吉」這個名字,在1940年代時,他也絕、對、沒、理、由會對自己的盟友用一個從敵國的語言裡衍生出來的暱稱,那就像美/國在冷戰時期對着所有人喊「同志」一樣。

好吧,我的重點是,美/國在文裡試了一次這樣喊英/國,結果被迎面打了一拳。請將這一拳當成對全部人的無差別懲罰吧。XD



【——譯者後記——】


太好了,我終於把第一章最後一節都發上來了。校對君依舊掉線中,大家要是覺得有什麼地方不通順或者翻譯得不夠好的話,拜託留言跟我說吧,我會再研究和修訂的٩(•ิ˓̭ •ิ )ง


因為上一更有意見反映用星號來標強調的字詞看起來會覺得有點奇怪,於是我直接改用了粗體來對應原文的粗體和斜體字。要是以後會用上長微博的話,我會改用另一個可以把內文字體加粗的插件製圖,這就可以避開加符號這個問題了~


下個星期將會動個小手術,可能會小小地休養一陣子,一旦狀況許可的話,就會盡快再回來更新的了>_<

 
评论(8)
热度(84)
© Sky_Te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