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設米英|日常向|授權翻譯】A is For [2-3]

原作者:RobinRocks

原作地址:點我


大綱:阿爾弗。亞瑟昨晚肯定是這樣叫他的,因此阿爾弗雷德開始了一場讓他再說一次的大行動。


【——目錄——】


1. The:[Alfie] / [Artie] / [Albion]
2. First:[Awesome] / [American] / [Alone]



【Chapter 2: First】



【獨自|Alone



晚餐之後,阿爾弗雷德盡可能離開亞瑟身邊久一點,嘗試給他工作所需的平和安靜。可是,他逐漸到了臨界點;收音機的聲音在安靜的房子裡顯得太嘈吵,但是一旦沒有了收音機的聲音,房子又顯得太安靜。於是,他悄悄地上了樓梯,走近書房。


他怯怯地敲了敲門,衷心希望亞瑟別在門後朝他大喊「走開」。等了好一陣子後,亞瑟喊他進門,他打開了一條僅僅足夠讓他像個孩子般往房內偷瞥的門縫。


亞瑟仍舊坐在書桌前,單手托着腮在讀文件。他的頭髮凌亂,挽起了袖子,解開了馬甲,拉鬆了領帶,打開了領口,還有最重要的,是他彷彿隨時會往前倒下趴到書桌上。


「怎麼了,阿爾弗雷德?」他分心地問,沒有從正在讀的文件上抬頭。


「亞蒂,你看上去累壞了。」阿爾弗雷德說,從其他話題上岔開了。


亞瑟實在過於全神貫注,以致沒空更正他,也許甚至是沒空聆聽他說了些什麼,於是一句回答都沒有。阿爾弗雷德把門再推開了一點,踏進房間,四處打量。


亞瑟的書房是整個房子裡比較好的一間房間,大概是因為他會花很長時間在這裡;房間小得剛好令人覺得舒適,而非顯得狹小,也不會帶給人會得幽閉恐懼症的錯覺。房間的裝潢並不招搖,深紅色的地毯配上淡米黃色的牆壁,壁上掛着幾幅裱起來的地圖和幾份看上去已有好些年歷史的文件作裝飾,壓在玻璃後面的羊皮紙已變得泛黃易碎。書桌是帶雕刻的橡木,款式古老又華麗,與之相配的是覆蓋着深酒紅色軟皮革的椅子以及設計相近的書架,架上塞滿了各種各樣的書本——不同主題、不同顏色、不同厚度;古典的有密爾頓和莎士比亞,較新的大作家則有狄更斯和王爾德,還有華茲華斯、柯勒律治和喬叟的詩集,也有具影響力的女士的作品如奧斯汀和吳爾芙,以及現代的作家如沃和歐威爾(而且還有美/國的書本,像是坡、霍桑、梅爾維爾和費茲傑羅)。

【譯註1:約翰‧密爾頓[John Milton,1608年12月9日-1674年11月8日],為英/國詩人和思想家,代表作有《失樂園》。
塞繆爾‧泰勒‧柯勒律治[Samuel Taylor Coleridge,1772年10月21日-1834年7月25日],英/國詩人、文評家。
傑弗里‧喬叟[Geoffrey Chaucer,1343年-1400年10月25日],英國中世紀作家,被譽為英/國中世紀最傑出的詩人,也是第一位葬在西敏寺詩人角的詩人。
維珍尼亞‧吳爾芙[Virginia Woolf,1882年1月25日-1941年3月28日]是一位英/國作家,被譽為二十世紀現代主義與女性主義的先鋒。
阿瑟‧伊夫林‧聖約翰‧沃[Arthur Evelyn St. John Waugh,筆名伊夫林‧沃(Evelyn Waugh),1903年10月28日-1966年4月10日],英/國作家,知名作品包括《衰落與瓦解》和《重返布萊茲海德莊園》。
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1903年6月25日-1950年1月21日],最著名的作品為《動物農莊》和《一九八四》。
埃德加‧愛倫‧坡[Edgar Allan Poe,1809年1月19日-1849年10月7日],美/國作家、詩人、編輯與文學評論家。
納撒尼爾‧霍桑[Nathaniel Hawthorne,1804年7月4日-1864年5月19日],19世紀美/國小說家,其代表作品《紅字》為世界文學的經典之一。
赫爾曼‧梅爾維爾[Herman Melville,1819年8月1日-1891年9月28日]是美/國小說家、散文家和詩人,最著名的作品為《白鯨記》。
法蘭西斯‧史考特‧基‧費茲傑羅[Francis Scott Key Fitzgerald,1896年9月24日-1940年12月21日],是一位美/國長篇小說、短篇小說作家,也是20世紀最偉大的美/國作家之一,最著名的小說為《大亨小傳》。】


沒有任何一本是原封不動的。無庸置疑,亞瑟會在一個接一個的晚上坐在壁爐旁邊,就着火光小心翼翼地翻動着書頁;雖是獨自一人,但與這些陪伴着他的文化遺產相比,世上卻再也沒有任何人能跟他更為親近。


作為一個黃昏的結尾,那大概是一個非常令人愉快的方式。跟着奧利佛‧退斯特穿梭倫敦的街道;或是隨着華茲華斯描述丁登寺遺址那美妙的屋脊的字句,退隱到威爾斯的邊陲;或是出走到一片虛構的土地,進入忽必烈汗在元上都裡那座堂皇宮殿中令人驚嘆的花園;或是走進愛麗斯夢中那片奇異的仙境。不過,亞瑟現在卻是悲慘地弓着身對着他的文件;顯而易見,由於一整天都坐在這裡做着同一件事,他已經非常疲憊。


「亞瑟,」阿爾弗雷德再度嘗試開口。「不如我們上床休息吧?我知道時間有點早,不過——」


「阿爾弗雷德,我有工作要做。」


「我知道,」阿爾弗雷德反駁,他認為亞瑟真的是太固執了,「可是如果你現在上床好好睡一晚的話,你明天就可以早點起床工作了啊!」


最終,亞瑟放下了手上的文件,迎上阿爾弗雷德的視線。


「我正在嘗試盡可能多做一點,好讓我們明天可以去做你原本打算今天要做的事。」他解釋道,聽起有點不耐煩。


阿爾弗雷德立刻面露喜色。


「真的嗎?」他幾乎是蹦着跳到書桌旁邊,傾身斜倚着桌子。「你是說真的,沒騙人?」


「是啦,」亞瑟歎氣,疲倦地對他微笑。「當然,即使我今天可以做好大部分的工作,我還是需要星期四來做準備,所以要是你可以讓我一個人——」


「我會的,我會的!」阿爾弗雷德保證。「我會……我會躲進衣櫥裡!我會去納尼亞跟你那些精靈朋友一起玩的!」


亞瑟對着他挑了挑眉。


「好吧,好吧,如果那樣做可以讓你別來騷擾我的話……」他的手向阿爾弗雷德的方向揮了揮。「我現在還需要一點安寧,如果可以的話,請你——」


「事實上……」阿爾弗雷德重新站直了,手指絞扭在一起。「……我在想……我是不是可以留在這裡和你待在一起。」他指着壁爐。「我會坐那裡。我會很安靜的。我不會打擾你,我保證!」


亞瑟僅僅嘆了口氣,重新開始閱讀文件。


「好,好吧,那你找些什麼來讀吧。」他分神地說道。「我肯定這裡會有些連你都感興趣的東西。」


阿爾弗雷德走到書架前,快速地掃視架上的書本。


「你有沒有關於飛機[airplanes]的書?」他問。


「是飛機[aeroplanes]——而且,沒有。」

【譯註2:這裡兩個詞的中譯雖然都一樣,不過原文的拼法和讀音不同,aeroplane是傳統的英式寫法,airplane則是美式的,又是個有關美式英語和英式英語的梗。】


阿爾弗雷德深深地吐了口氣,再花了點時間認真看了看書架,最後決定選亞瑟‧柯南‧道爾爵士所著的皮革訂裝版《福爾摩斯探案全集》,然後拿着書在壁爐前的厚地毯上猛地坐下(同時跟自己說他才不是因為柯南‧道爾的教名才選了這本書)。翻開書本,他還隱約記得多年前讀過的那些案件,也許是在這些案子初次面世的《岸濱月刊[The Strand]》上讀到的吧。與此同時,他還記得一些別的東西呢。


「他相信精靈,是嗎?」他問,抬頭看向書桌的方向,他的亞瑟正在那邊寫字呢。


「阿爾弗雷德,」亞瑟以偽裝出來的甜蜜聲線回應道。「不好意思,不過我可記得你明明說過不會打擾到我的。」


「我只是說說而已嘛!」阿爾弗雷德強調。「肯定有部分原因是因為亞瑟這個名字——而且很怪異啊,他竟然寫了這個偵探的故事,你知道啦,他可是用精確的科學之類的東西來解決案件,而他自己卻相信一些根本都不——」


「阿爾弗雷德,你為自己掘的墳墓可是愈來愈深了。」亞瑟輕輕地說。「我建議你閉上你的嘴。」


「不過我只是——」


馬上,我最親愛的愛人。」


阿爾弗雷德在他強烈的諷刺面前退縮了一下,誠心誠意地接受了他的提議。退而求其次,他翻到書本的開首,從福爾摩斯的第一個故事——《血字的研究》——開始讀起,阿爾弗雷德漸漸安靜下來,讀着約翰‧華生醫生叙述他初會夏洛克‧福爾摩斯——這個奇怪、聰明又與眾不同的男人——的故事。
可是,他同時也是一個沒有朋友的男人——起碼在華生從阿富汗來到他的人生,希望和他一起分租同一間房子前是這樣的。話雖如此,從華生的描述中倒可看出福爾摩斯其實認識的人多得可堪填滿一個大西洋,比如葛臣、雷斯垂德和隨着浪潮來來往往而沒有被特別放在心上的一眾客戶。


亞瑟也是這樣,不是嗎?所有的勝利,所有被他征服、擁有和統治過的地方,所有的盟友……他現在就在這裡,獨自一人,所有東西都像是浮木一樣漂離了他,不再觸手可及。他跟阿爾弗雷德的關係——他和美/國的特殊關係——已是他生命中唯一穩定而永恆不變的東西了。


沒有人是座孤島?


阿爾弗雷德從書本上再次抬頭,看向亞瑟——他還坐得遠遠地在自己的書桌上工作,為了他那片殘破的土地盡力奮鬥着,因為除了他以外,就沒有人會這樣做了。


有的,他正正就是


「亞蒂?」阿爾弗雷德輕聲地問。「你喜歡獨自一人待着嗎?」


「喜歡啊。」亞瑟回答,正在寫字的手沒有絲毫遲疑。


阿爾弗雷德為他的答案感到失望——他期望過他起碼會多說幾句的——他低下頭,咬着唇,重新回到《血字的研究》裡面。他多讀了三段以後,亞瑟突然再度開口,令阿爾弗雷德再次抬頭往上看。


「可是,」亞瑟說,終於抬起頭迎上阿爾弗雷德的凝視。「我也同樣喜歡跟你待在一起。」



【──────TBC──────】



【——原作者註解及後記——】


配給——事實上在1954年(就是這故事背景所在的年份)就正式結束了,但是在英國,整個五十年代裡有很多東西仍然短缺;而在六十年代早期,跟美/國完全相反,英/國絕大多數人民負擔不起太多的奢侈品,因為東西並不便宜,而且英/國差不多是花光了二/戰前坐擁的每一分錢以求在二戰期間於德/國炸出一個柏/林形狀的大洞。雖然我爸爸出生於1956年,他依然會為某一年的聖誕禮物竟是一對連指手套和一顆橙發牢騷(雖然挺有可能他是誇大了一點點啦)。(笑)


打字機——總體來說就是一項美/國的發明啦。在典型的打字機面世前,其他國家(包括英/國)也有創造過一些打字機的原型和前身;不過,最廣為人知被認作是「打字機」的機器卻是由美/國發明家威廉‧奧斯汀‧伯特在1829年設計出來的。於三十、四十及五十年代期間,大部分打字機都是在美/國生產(而且大部分都是在美/國使用的),由於英/國當時真的非常貧窮(我們前面討論過的),所以大部分人都買不起打字機。亞瑟的打字機很可能也是美/國製的——大概是阿爾弗雷德在沒仔細考慮過的情況下送給亞瑟的,因為與其他角色像是阿爾弗雷德、本田菊和路德維希等人相比,亞瑟在我心中完全就是個不擅長應付新科技,甚至是討厭新科技的人。他才不要什麼MP3播放器、iPhone或者3D版本的《玩具總動員3》呢。(笑)

(雖然本人也很討厭iPhone和3D電影,但那不是重點。我只是不明白為什麼需要隨時隨地都掛在網絡上面或是看一齣立體的電影啦,不過算了。我是個90後,我們以前沒有這些東西都是照樣能過活的啊,你們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屁孩。)


亞瑟‧柯南‧道爾——絕對是相信有精靈存在的。其中一個假設解釋為什麼英/格/蘭和人類名字是「亞瑟」就是因為他的緣故——另一個理論當然就是因為亞瑟王啦(諷刺地,他是威爾斯人)。


希望你們喜歡第二章!下次回來有阿爾弗雷德和亞瑟隆重的出門日!(而且可能會跟你們預期的有所出入哦!)


追加:對啦,對啦,這章有提到對我來說不可或缺的柯勒律治、莎士比亞、《福爾摩斯》和埃德加‧愛倫‧坡。


【——譯者後記——】

好啦,前面原作者的註解已經那麼詳盡,那我就不再補充了。要是真的有什麼想問的地方,請不要害羞,盡情在留言問吧~


不得不說,這一節實在太對我的胃口了!一直都好喜歡看那種為了爭取相處的時間,即使其中一人或是兩個人都很忙也要待在同一個空間內,靜靜地各自做着自己的事但卻也不會覺得尷尬的氛圍。大概就是兩個人已經十分熟悉對方,充滿了細水長流那種日常生活氣息的相處模式吧。


這一節的亞瑟雖然看似嘴硬,可是心卻很軟,不聲不響地寵着阿爾呢。最後那幾段更是戳心,翻譯和校對時,每次都覺得自己遭受到十萬點的暴擊(捂心口倒下)


最後還是要說一句,大家別害羞嘛,來留言聊聊天什麼的都可以的哦~幫忙捉蟲也是無任歡迎的呢!那麼,下次見!

 
评论(12)
热度(89)
© Sky_Te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