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設米英|授權翻譯】Have I Ever Told You? [4]

原文:點我

原作者:Fakiagirl


大綱:米英。阿爾弗雷德從很久以前開始寫信,而他一直都沒有停止。當你相信一個人跟你並非兩情相悅時,對他表明心意很困難;但當你知道他永遠都不會發現時,這件事則容易得很。原著背景。



目錄


1. 序章 [Prologue]

2. 第一章:XYZ事件 [Chapter 1:  The XYZ Affair]

3. 第二章:州際之戰 [Chapter 2: The War Between the States]

4. 第三章:美/國西部拓荒結束 [Chapter 3: End of the US Frontier]




【──────以下正文開始──────




【第三章:1890年——美國西部拓荒結束 | Chapter 3: 1890, End of the US Frontier


『亞瑟:』


『我恨你。我他/媽/的恨死你了。這算什麼?袖手旁觀,這就是你理想中的體面嗎?作一個君子?讓我告訴你:才不是。我的人民正在我身邊死去。我正盡力戰鬥,但卻依然不夠。』


『至少你在堅守你的信念。我一直知道你在我起來反/抗之後就想要我死。』


這句話像刀子般砍向亞瑟。他找到日期,上面滿是污跡,還褪了色——1862年。雙方正陷入僵局,然後邦/聯[Confederacy]開始節節敗退。戰況令人絕望。這是來自邦/聯那邊的信嗎?他並不清楚。他從來沒有真正知道過那幾年間阿爾弗雷德身上發生過什麼事。他幾乎沒有見過他。

【譯註:美/國/內/戰,又稱南/北/戰/爭。北方為美/利/堅/合/眾/國[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簡稱聯邦[the Union]),而南方則為美/利/堅/聯/盟/國[The Confederate States of America](簡稱邦/聯[the Confederacy])。最後的結果大家都知道了,就是合/眾/國贏了,美/國重新統一。】


亞瑟站在他的書房裡,盯着牆壁。『他真的曾經如此討厭我嗎?』其他信件全部都是溫和而善良的。但這封信,卻......『他那時候正在渡過艱難時期嘛。』亞瑟自言自語。那封信在他的手中折疊又展開。紙張又薄又脆,折疊太多次會毀了那張紙的。他把信放到桌子上,然後坐下。他把頭埋到雙手當中。『哦,阿爾弗雷德,』他低聲說。『我究竟對你做了什麼?』


* * *


亞瑟用顫抖的雙手打開了下一封信,現在他為信裡可能出現的東西感到害怕。信件早已漸漸減少到一個月一封,而這件事已把他的擔憂拖得比他願意承受的來得長太多了。他不必擔心;這封信標的年份是1891年,內容簡短而喜悅。


『親愛的亞瑟:』

『我終於不再成長了!我並不真的為此感到高興,但是我終於完成了這件事了!我盡我所能去成長了,還成長得比你以往的任何時期都還要快呢。昭昭天命是一派胡言,嗯?可是卻成真了呢!』


這一封信幾乎被署了名。署名的地方被胡亂地塗上了墨跡。

亞瑟在自己歷史類藏書中徘徊,找到他通常試圖避免打開的那一冊——《美/利/堅/合/眾/國的歷史》。 他把灰塵吹走,翻開那冊書。這本書已經過時好幾年了,但這並不重要,不是嗎?他還記得過去這幾年所發生的一切。

『1890年——美國人口普查發現西部拓荒已然結束。』


亞瑟感覺到他嘴角抿了一下,成了一個微笑。所以,這就是阿爾弗雷德停止了他那速度驚人的成長的時間了,是嗎?1890年。

他把書放回架上。


* * *


在會議期間,亞瑟漸漸養成了寫筆記以保持清醒的習慣。那些並非什麼十分深入的筆記;每隔幾分鐘,他就會簡短地總結一下剛才所說的內容,並將之寫下來。(是的,有時他的策略比其他人的更加透明。他習慣寫下的筆記包括:『戰爭、戰爭、更多的戰爭、戰爭的武器』,但是至少寫筆記——起碼是僅僅地——能令他保持清醒。)亞瑟小心翼翼地寫下『農業進口改善了』的時候,他的眼角瞄到阿爾弗雷德也在寫着什麼東西。亞瑟抬起頭,盯着這個罕見的狀況。通常阿爾弗雷德在會議中不是在主導對話,就是在睡覺。

阿爾弗雷德專注得皺起了眉頭。他顯然不是在胡亂塗鴉或是在寫購物清單。不論他是在寫什麼,他寫了很多東西。

『一封信?』亞瑟疑惑地想,而他在沉思之中開始以筆輕敲着筆記本。『到底他會是在寫些什麼呢?』

「......而我想這對英/國來說也是最好的。」


亞瑟猛地抬起頭。「什麼?」


挪/威盯着他。「增加蘋果的產量。」


「當然。」亞瑟說,完全不知道他到底在同意什麼。挪/威重新轉向其他國/家,繼續他的演說。亞瑟的注意力立即回到阿爾弗雷德身上。他還在寫字。亞瑟往後倚在座位上。『這不會是封不好的信,對吧?我最近幾乎都沒有跟他說過話。我沒有做任何會激怒他的事情吧。』他觀察了一下阿爾弗雷德稍微抿緊了嘴唇的樣子,這足以證明他是認真的。但是,他從來都不會是認真的啊。


近來,亞瑟開始花更多時間思考這些信件。首要的是他很好奇為什麼阿爾弗雷德會寫這些信。他寂寞嗎?是這樣嗎?亞瑟從來沒有想過阿爾弗雷德會是一個孤獨的國/家,畢竟他看起來為自己盡可能做到相識滿天下而感到自豪——但是,亞瑟很明白商業關係與真正的友誼之間的分別。這些信中透露出阿爾弗雷德從來沒有向世界展示過的某些部分,而亞瑟突然之間有種想要禮尚往來的衝動,想要把他真正的想法告訴阿爾弗雷德......『當我看到你的時候,我想起陽光和天空。我知道這正是你希望別人看到你的時候會聯想到的東西——不受約束的自由。從你小時候起,你對我而言總是意味着自由。我一直被海洋束縛着,但你,你似乎不被任何東西束縛着。我知道這是一種幻覺,因為你和我們其他人一樣,同樣地被陸地束縛着,但是你卻似乎從來沒有在意過。也許這就是讓你看起來那麼自由的原因吧。你從來不想成為什麼,只想做你自己;現在你已經做到了,而你為之感到滿足。』


但是這些說話卻永遠不能被說出來;一個聲音打破了他的遐思。「我相信我們是時候去吃午餐了。」亞瑟的注意力猛地重新回到了現在。阿爾弗雷德正在迅速地折疊手上的紙張,並將其放入文件夾中。所有人都站了起來,伸展一下四肢,然後開始朝門口走去,走進餐廳。在亞瑟離開房間前,阿爾弗雷德已經先行一步離開了。而亞瑟突然被一種「錯失了機會」的感覺沖昏了頭腦——只不過,這個機會早在很多很多年前就已經錯失了。


不久以後,那些信變得更不好了。




【──────TBC──────】



【譯者後記】


原本打算前幾天聖誕節時把這篇放上來的,不過假期嘛......總是不小心就把時間都拿去打遊戲了......


雖然今天說這篇當是聖誕和新年(以及不才的我又老了一年)的慶祝,可是內容其實很糾結,大概都可以當成玻璃渣了(土下座)


特別是「錯失了機會」那一句,莫名揪心。這句原文是「Arthur was suddenly overcome with the feeling of a lost opportunity – though it had been an opportunity from many, many years past.」,總覺得自己翻不出那種彷彿雲淡風輕卻又暗潮洶湧的情感,十分慚愧,所以附上原文給大家感受一下。


不過大家請一定要堅持下去啊,人格保證,這篇最後真的是HE的!


那麼,下次更新就是2018年啦,先祝大家新一年事事順心~下次見!


P.S. 每次都要說一下,十分歡迎大家留言跟我聊天的!來吧,來吧,別害羞!(躺平任調戲)

 
评论(3)
热度(40)
© Sky_Tea|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