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設米英|授權翻譯】Have I Ever Told You? [6]

原文:點我

原作者:Fakiagirl


大綱:米英。阿爾弗雷德從很久以前開始寫信,而他一直都沒有停止。當你相信一個人跟你並非兩情相悅時,對他表明心意很困難;但當你知道他永遠都不會發現時,這件事則容易得很。原著背景。



目錄


1. 序章 [Prologue]

2. 第一章:XYZ事件 [Chapter 1:  The XYZ Affair]

3. 第二章:州際之戰 [Chapter 2: The War Between the States]

4. 第三章:美/國西部拓荒結束 [Chapter 3: End of the US Frontier]

5. 第四章:再一次 [Chapter 4: Once Again]

6. 第五章:人類首次登陸月球 [Chapter 5: The First Human Moon Landing]




【──────以下正文開始──────




第五章:人類首次登陸月球 (1969年) Chapter 5: The First Human Moon Landing (1969)


最終,法蘭西斯的上司換了人。那是1969年,亞瑟開始收到那些信後的第七年。伊萬依然令他們如坐針氈,但法蘭西斯的新上司上任後,他顯得沒那麼緊繃。在會議上,他對亞瑟比之前親切友好,而且也不再那麼介意阿爾弗雷德的存在。每次當亞瑟見到阿爾弗雷德時,阿爾弗雷德都是欣喜若狂的;他成了史上首個把人類送上月球的國家。雖然這件事明顯令他的自尊心水漲船高,但亞瑟仍然為之微笑。

 

那些信件也同樣地往好的方向轉變。信件內容變得更正面、更快樂。亞瑟早已習慣收到那些信,而且他也不再那樣為之動搖。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二,他會去收信並拿進屋內。他總是最後才打開那個沒有任何記號的信封,讀完信,把信紙放進抽屜,再把信封拿去回收。可是,他今天沒有收起那封信。他讓信攤在辦公桌上很長一段時間。

 

『親愛的亞瑟:』

 

『近來我想了很多。我知道你無法相信我會動腦子,但讓我告訴你吧,我不時都會思考的。我犯過很多錯,我知道,而且我不是在籠統地概括一切——我是在說我們的事。在你身邊時,我從來都沒有說過我真正想說的話。令我感到後悔的事並不真的那麼多,但我開始認為這將會成為其中之一。我有沒有曾經跟你說過我愛你?因為是真的。我說的那種愛,並非當我還是個殖民地,小到能坐在你膝蓋上時的那種。你知道那正是我反抗你的原因,對吧?我想,我戀上你的時候比那更早,但那卻正正是我發現你和我的感情截然不同的時期。』

 

『就是這樣。只是覺得你應該要知道這件事而已。』

 

亞瑟盯着信紙。活了這麼多年,他從來、從來都不曾幻想過阿爾弗雷德會對他說剛剛他讀到的那些話。任何一句。也許他『渴望過』聽到這些話,卻未曾相信過他會有機會聽到這些話。突然之間,這些信件變得事關重大了。茲事體大。到底是誰寄出這些信,到底是誰寫下這些信,到底阿爾弗雷德知不知道亞瑟在讀這些信——這一切都舉足輕重。所以,接下來那個月的第一個星期二,亞瑟在郵箱旁『等待』,直到郵差到來為止。外面正在下雨。他不在乎。

 

「你好。」郵差好奇地說道,在他的大衣底下夾着一大疊信件,快步走向亞瑟。他經過亞瑟身旁去打開郵箱。亞瑟伸出手,捉住了他的手臂。

 

「等等。」亞瑟說,他的眉頭反映出他並不接受反對意見。「給我看看那些信。」

 

那個郵差服從了,小心地在亞瑟的傘下展示那些信。「你是亞瑟‧柯克蘭?」

 

「是。那一封信——你從哪裡拿到的?」亞瑟指着唯一一個空白的信封。那個信封是米色的,用料是上好的厚紙,跟其他的一樣。

 

「那一封?」

 

「對。我肯定你注意到,我之前也收到過這些信。信封上面沒有我的地址,所以你怎麼知道這是要給我的?」亞瑟雙眼死死地盯着那個郵差不放。

 

「嘛,我不可以說的,先生。」郵差不情願地回應。「我不知道那個人的名字,他說匿名是很重要的——」

 

「形容一下他的長相就夠了。」

 

「他有一頭金髮,略長。下巴有些短短的鬍渣,大概吧。藍眼睛。衣着光鮮。」

 

「他有沒有什麼口音?」

 

「有……也許是法國口音?」郵差沉思着說。

 

亞瑟抿緊了唇。「謝謝你。」他拿了那些信,走回屋內。

 

隔天,他去了找法蘭西斯。

 


* * *


 

「我知道是你,法國佬,所以別否認了。」

 

法蘭西斯看着那個一臉陰沉地站在他家門前台階上的男人。「什麼?」

 

「讓我進去。」亞瑟逕自越過法蘭西斯身旁,直接走進前廳。在法蘭西斯關上門之際,亞瑟草草地環顧四周,確保沒有第三者在場後,再轉回去面對法蘭西斯。「那些信。我知道你一直在把那些信寄給我。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沒有早點去問那個郵差。」

 

「噢。」法蘭西斯重重地嘆了口氣。「你要坐下嗎?」

 

亞瑟沒有回答,僅僅站在原地不動。「你為什麼要這樣做?還有你是從哪裡拿到那些信的?」這句話是以低吼的方式問出來的。

 

「真的,我覺得我們應該坐下。」

 

「好吧。」亞瑟跟着他進了客廳,在鋪着薄薄一層軟墊上的扶手椅邊上落座。法蘭西斯在他對面的沙發上坐下,一臉憐憫地看着他。「怎樣?」

 

「我從沒打算讓你知道是我做的。我最初比較謹慎,後來變得馬虎了,不好意思。」

 

「我知道。我推斷我應假設那些信是來自阿爾弗雷德的?」

 

「確實,正是如此。我沒有偽造那些信,也沒有以任何方式修改或是損壞過那些信。當然,我也不期望你會相信我。」

 

「可是,他並不知情。」

 

「不知情。是我從他那裡偷來的。」亞瑟挑起了眉。「我假設你會同意,」法蘭西斯繼續說道。「這是正確的做法。你應該知道那些信上寫了什麼,因為它們與你息息相關。」

 

「而我恐怕我應該假設你是用心良苦地在為我的幸福著想?」亞瑟嘲諷地說。

 

「我承認,我一開始的出發點並不完全是善意的。我曾經希望在你和阿爾弗雷德之間製造裂痕。當我終於發現自己正在成功時……」他的指頭輪流敲在自己的腿上。「我不知道對你的影響會那麼大。」

 

「不知怎地,我很懷疑。」

 

「你很難被人看穿啊,亞瑟。」法蘭西斯的藍眸神色認真。「我一直都以符合這些信件原意的方式來寄給你——好等你能多理解阿爾弗雷德一點。」

 

「他從來都沒想過要把這些信寄出去。」

 

法蘭西斯聳了聳肩。「從沒打算要寄出?這幾乎是肯定的。想不想?那可就是另一回事了。」亞瑟皺起了眉頭。「再說,你現在出現在這裡了,我猜你是想讓我停手吧。」

 

「對。你的所作所為可真噁心。」

 

法蘭西斯給了他一個微笑,可是笑意未達雙眼。「也許吧,但是不惜一切成全愛嘛,不對嗎?」

 

亞瑟瞇起雙眼。「很好,我要走了。」

 

「在你走之前……」法蘭西斯站了起來。「我手上有封我猜是最後的信。我本打算寄出去的——正如信就是用來寄的——但你就在這裡………」法蘭西斯消失到相鄰的房間裡,一會兒後,他拿着一個信封重新出現。「你應該收下這封信。當你把信還給他的時候,把這封一起還回去吧。我手上再也沒有別的了。」

 

亞瑟接過信後離開。在前往英法海底隧道回家的計程車上,他打開了那封信。信上寫的年份是1798年,肯定是他收過的信中最早的一封。紙質摸起來彷彿下一秒就會在他手中分崩裂離。

【譯註:英法海底隧道在1994才啟用,遠遠比這一章設定的年份(即1969年)來得遲,所以這處可能為原作者筆誤。】

 

『親愛的亞瑟:』

 

『近來我不時都想起你。這邊的天空不時都被雲遮蔽,而我渴望陽光──被你常掛在嘴邊,說我總是能帶給你的那道。現在我的日子全都顯得陰沉沉的,我想是因為隔在我們之間的那些事吧。我實行了在我看來唯一可行的方案,但我知道你跟我的看法相反,因此我才會忐忑不安。恐怕我們最新的協議令我們邁進跟以往截然不同的關係,也跟我曾希望所擁有的如此截然不同,令我肯定這將會無法如我所願。我是為了那個希望──希望有朝一天,你可以把我當成與你棋鼓相當的存在──才起來反抗你的。』

 

『這句話聽起來簡單,其實不然。我說的「棋鼓相當」並非指力量均等或是享有同等聲望。我說的棋鼓相當是指你會認為我配得上你的那種。我敢肯定你無法理解為甚麼我會想要這種東西。要是你能知道我有多常想起你,你會嘲笑我的。我肯定。可是我不認為我有錯。對你的感覺如此強烈,而且不僅僅是單相思,甚至還被狠狠回絕——肯定會是世界上最糟的感覺。因此,我將守口如瓶。你肯定明白這並非出於懦弱,而是為了我的人民的最佳利益著想。我不能軟弱,尤其是現在。也許當我變得跟你棋鼓相當時——起碼某程度上如此時——我將無需寫出這些字句;取而代之,我能將之付諸言語而不顯弱勢。』

 

『你永遠的

 阿爾弗雷德』

 

亞瑟往後一靠,閉上雙眼。他有沒有睜開眼其實也不重要,畢竟他的雙眼已被淚水蒙蔽。




【──────TBC──────】



【譯者後記】


好——久——沒——見——!看了看上一篇的發文日期,原來已經是半年前的事了(愧疚臉)


好啦,這篇真的差不多要完結了......真是非常、非常捨不得呢><


這一章裡,亞瑟終於發現阿爾弗雷德的心意了,所以下一章要正面對決啦!


說實話,雖然很多人覺得面對面表白比較有誠意(也更衝擊),但是我個人覺得其實寫信表白也是很浪漫的一件事,畢竟說話也就幾秒鐘的事,可是寫信和讀信所需的時間可長得多了,能夠有空間慢慢靜心感受對方字裡行間投注的感情,甚至欣賞對方的筆跡,過後還可以無數次拿出來重覆回味。另一方面,在這個講究快速和高科技的現代社會,我們已經很少很少執筆寫字了,所以手寫的文字更顯得可貴了......


嘛嘛,不小心就話嘮了那麼多,先打住了吧。如果大家願意給我留言,跟我聊天的話,我會很高興的!!!(狗狗眼求調戲)


也謝謝一直以來給我敲勵和關心的朋友們!(抱抱大家)

 
评论(6)
热度(53)
© Sky_Tea|Powered by LOFTER